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27(1 / 2)

严枫夜半两点给白线发微信:睡了吗?我没睡呢。

白天当然不可能回复他,甚至没有看到。

严昀和她做了很久,凌晨一点在浴室的镜子前,抬起她一条腿在身后插入,她双手撑着镜子,撅起屁股迎合严昀的深入撞击,看着镜子肉棒把穴口撑薄,爱液不停滴落在地板上。

虚脱的从浴室出来,白线在严昀的怀里很快入睡,第二天精力旺盛的严昀把她操醒的。粗长的肉棒撑得穴道酸胀,白线还没完全醒来,迷迷糊糊就被涌上来的快感冲得七零八落。

严昀躬身耸腰在她痉挛的小穴里律动,里面像有无数小嘴亲吻咬紧,爽得他咬牙粗喘,伸进睡衣里揉了揉她奶子,等她悄悄恢复又开始快速抽插。

“啊!阿昀,慢慢点……唔~好胀,啊!好深!哼哼~阿昀阿昀……”

她叫着自己名字呻吟,严昀快射出来时从穴里拔出来,摘掉套套手圈着柱身撸动,抵在她耻骨上射在她平坦的肚子上。

“哈~好爽!白白,射在你身上了~”严昀倒在白线身上,隔着衣服意犹未尽的揉捏捧起她双乳吃,睡衣前面很快湿了两个小圆。

白线十指插入伏在胸口的脑袋的短发里,胡乱抚摸抓挠,把他短弄得更乱。

事后清晨的爱抚做完起来洗漱,白线坐在床边,严昀跪在她身后替她吹头发,也就这时候白线拿起手机,看到了严枫凌晨的发来的信息。

长按删除,白线把手机放下,可心里过意不去,她想起了严枫生病发烧对她的照顾,国庆假期带她去玩,他说过的一些在耳边响起——

哥哥带你回家

想去什么地方,哥哥都陪你去

吹风筒停下,噪音与严枫的话一齐消失。严昀在后搂住白线,在她耳边细语:“饿了吗?吃完早餐做午饭给你吃,好不好?下午晚点再回学校,好不好?”

他说过要学着自己做饭,回国就做给她吃。

“好。”白线点头,对严枫那点不过意被严昀的气息冲散开。

可当她牵着严昀的手一起下楼,沙发上看报的男人依然她脚步慌乱的落半步。

严昀心情愉快的和哥哥打招呼,好奇严枫怎么那么晚还不去公司,严枫从报纸中抬头,幽深的目光匆匆打量严昀身边的白线,语气平常的说不着急去公司。

白线感觉自己在他的眼中像是浑身赤裸,感到一丝尴尬和不舒服,白线和严昀走到放着早餐的餐桌前坐下。

阿姨把粥温在锅里,严昀喝掉半杯牛奶,起身去厨房给白线盛粥。

严枫把报纸折迭放茶几,站起来,手指灵活的扣上大衣扣子,一步一步走到白线身边,笑意浅淡,黑沉沉的眼睛,让白线感到他的压迫感和不明朗的心情。

“昨晚和阿昀过得开心吗?”

白线不知怎么回答,一种奇怪的罪恶感涌上心头,明明她和严昀才是光明正大的男女朋友,但面对严枫,她还是感到心虚抱歉。

严枫轻嗤,没有为难咬着唇渐渐委屈起来的白线,伸手痴迷的轻刮白线白嫩细腻的脸庞,温柔若水:“没睡好,记得补觉。”

白线轻轻“嗯”一声,抬眼看他脸色,又逃避什么垂下来。

别墅的厨房有两个,一个主人使用的半开放厨房,一个在后面让阿姨做饭的。严昀去的是阿姨用的厨房,并不会看到他们的亲昵,但也存在着突然出现撞破的风险。

“我要去公司了。”严枫勾起她下巴:“亲一个再走。”

白线怕严昀端着碗回来看见,抗拒的想躲开,被严枫捏住下巴固着,蜻蜓点水的一吻落下。

看向严枫身后,严昀没有出现,白线放下心。

严昀端着红枣薏米粥,热气缭绕,恰好看到严枫拾起茶几车钥匙出去:“哥,走了?”

“嗯。”严枫对弟弟点头,临走前又看了眼白线:“记得你飞机是今晚十点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严昀不耐烦的样子,并不想严枫在白线面前反复强调离开的时间:“拜拜,我自己去机场就好,不用哥你送。”

白线吃完早餐回到房间补觉,但她没有睡着,只是闭上了眼睛,床头的白玫瑰叶片花瓣开始有些枯萎,严枫送的蝴蝶戒指依旧璀璨。

严昀给白线买了很多东西,零食衣服,恨不得把整个商场都搬到白线学校,可买再多的东西,都不过是他不能陪在她身边的补偿。

严枫站在公司顶层俯视脚下繁华城市,时针指向十点整,他看到城市边缘滑过闪着红光的飞机,他给白线发了条消息:

「他走了。」

看起来有些幸灾乐祸和得意,白线没有回复。被窝里手机亮了暗,她跟严昀又回到靠互联网联络的生活。

耳边传开室友酣睡声,没有睡意的白线睁开眼,给严枫回消息:

「哥哥,我知道了,周末带我去玩好不好?」

他几乎秒回:「好。」

……

茶庄高级俱乐部室内球场,白线穿着运动短裙,双手握紧网球拍,严枫贴与身后纠正她动作错误,手把手的教她发球接球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创世小说网-书屋